三国全面战争联机|三国全面战争诸葛亮
歡迎光臨江蘇義行律師事務所網站!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義行案例 > 義行案例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咨詢電話:0516-83713999
微信:yixinglawyer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徐州市解放南路246號文峰大廈北樓14樓(原江蘇師范大學)
【義行案列】歷經八起案件,萬噸煤炭終物歸原主 ——大榭公司訴萬寨公司返還原物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7-8-15 9:21:29                  點擊次數:1046

前言:

淮北礦業始建于1958年,前身為淮北礦務局,1998年改制為淮北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同年由直屬煤炭部劃轉為安徽省直屬企業,現已發展成為以煤電一體化、煤鹽化工、現代物流為主的國有大型企業。公司現有資產900億元、員工7.5萬人,是華東地區最大的冶煉精煤生產基地,初步形成了集煤炭銷售、物資貿易、航運港口、園區建設、電子商務為一體的現代物流體系。2015年,實現營業收入522億元,名列2016中國企業500強第253位、煤炭企業100強第17位。

   淮北礦業集團大榭公司是淮北礦業集團控股子公司,主要從事煤炭運輸、銷售業務,按照國家發改委的要求,在江蘇徐州日常儲備20萬噸煤炭,以保證徐州、江蘇、國家的能源安全。 


2013年10月17日,大榭公司與江蘇省蘇潤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簽訂煤炭加工合同,約定大榭公司將其位于萬寨港約1萬噸原煤委托蘇潤公司加工,加工費按37.1元/噸計算。2013年10月26日至31日期間,大榭公司通過運輸隊將其煤炭運至當時由蘇潤公司承租經營的江蘇萬寨公司場地。

2013年10月31日,中國民生銀行徐州分行因與蘇潤公司、孫謙通之間的借款合同糾紛,向徐州中院提出了財產保全申請,該院于2013年11月11日出具了(2013)徐商訴保字第0063號民事裁定書一份,裁定凍結蘇潤公司、孫謙通的銀行存款4000萬元,如銀行存款不足,則查封其他相應價值的財產。大榭公司在蘇潤公司加工的煤炭被中國民生銀行徐州分行查封后,向徐州中院提出異議,認為法院不應查封其委托蘇潤公司為其加工的煤炭。徐州中院于2013年12月3日出具了(2013)徐執異字第0037號裁定書,依法裁定大榭公司的異議請求成立,立即解除查封屬于大榭公司所有的在萬寨公司貨場的煤炭。

2013年11月20日,江蘇嘉年華煤炭有限公司因與蘇潤公司、孫謙通之間的買賣合同糾紛,向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了財產保全申請,該院于2013年11月21日出具了(2013)鹽商初字第0343號民事裁定書一份,裁定凍結蘇潤公司、孫謙通的銀行存款1200萬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2013年11月25日,鹽城市中級人員法院向萬寨公司送達了協助執行通知書,將蘇潤公司堆放在其公司的煤炭予以查封。大榭公司在多次向蘇潤公司和萬寨公司主張將加工煤取走未果的情況下,以該兩公司為被告起訴至徐州中院,要求排除妨礙,在該院協調下,2014年6月17日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3)鹽商初字第0343號協助執行通知書明確了其查封的范圍,大榭公司的涉案煤炭不在查封范圍之內。因萬寨公司不再依據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協助執行通知書扣留煤炭,蘇潤公司愿意交付該批煤炭,大榭公司撤回了對蘇潤公司和萬寨公司的起訴。

2013年12月3日,中行西關支行因與蘇潤公司、孫謙通、李靈鈺之間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向徐州中院提出了財產保全申請,該院出具了(2013)徐商初字第0268-1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凍結蘇潤公司、孫謙通、李靈鈺的銀行存款2000萬元,如銀行存款不足,則查封、扣押相應價值的財產。2013年12月9日,徐州中院向萬寨公司送達了協助執行通知書,將蘇潤公司所有的堆放在其公司的4萬噸煤炭予以查封。大榭公司知悉情況后,立即向徐州中院提出執行異議,認為法院不應查封其委托蘇潤公司為其加工的煤炭。徐州中院于2014年9月28日出具了(2013)徐執異字第50號執行裁定書,依法裁定大榭公司的異議請求成立,中止對屬于大榭公司所有的在萬寨公司貨場的煤炭的查封。中行西關支行對(2013)徐執異字第50號執行裁定書不服,以大榭公司和蘇潤公司為被告提起執行異議之訴,要求判令許可對蘇潤公司質押給中行西關支行的煤炭進行執行,確認中行徐州西關支行對涉案萬噸煤炭擁有質權,2015年10月10日,徐州中院作出(2014)徐民初字第314號民事判決書,認為大榭公司與蘇潤公司之間加工煤炭的行為屬于承攬活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條、第二百六十一條之規定,承攬人在完成工作后,應當向定作人交付工作成果,故大榭公司作為定作人,依法對涉案煤炭享有民事權益。本案爭議的煤炭與中行徐州西關支行和蘇潤公司于2013年2月27日簽訂的質押合同所約定的質押煤炭并非同一標的物,蘇潤公司也非該煤炭的權利人,大榭公司對該煤炭享有的民事權益足以排除強制執行。中行徐州西關支行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依據及法律依據,徐州中院依法駁回中行西關支行的訴訟請求。

該民事判決書生效后,大榭公司立即與萬寨公司聯系、協商,多次向萬寨公司主張將本案標的物,即蘇潤公司加工煤取走、銷售,以盡力避免損失再次產生、擴大。但萬寨公司竟提出:“案涉煤炭長期占用萬寨公司的生產場地,導致萬寨公司長期無法開展正常的生產經營,訴爭煤炭所有權人或者提貨人,應當向萬寨公司支付相應的堆存費及其他損失合計506萬元”的要求。

大榭公司作為國有企業,不可能同意萬寨公司的要求,而萬寨公司又拒不同意大榭公司將本案標的物取走、銷售的情況下,2016年1月18日,大榭公司以萬寨公司為被告,向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人民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三十五條、第三十七條規定排除妨害、賠償損失。

在該案之前,堆存在萬寨公司場地的萬噸煤炭已涉及7起案件:

1、2013年10月31日,中國民生銀行徐州分行申請查封,大榭公司提出異議,徐州中院于2013年12月3日作出(2013)徐執異字第0037號裁定書,裁定大榭公司的異議請求成立。

2、2013年11月20日,江蘇嘉年華煤炭有限公司向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查封,大榭公司提出異議,2014年6月17日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3)鹽商初字第0343號協助執行通知書明確了其查封的范圍,涉案煤炭不在查封范圍之內。

3、2013年12月20日,大榭公司在多次向蘇潤公司和萬寨公司主張將加工煤取走未果的情況下,以該兩公司為被告起訴至徐州中院,要求排除妨礙,在徐州中院協調下,萬寨公司不再扣留煤炭,蘇潤公司愿意交付該批煤炭,大榭公司撤訴。

4、2013年12月3日,中行西關支行申請查封,大榭公司提出異議,徐州中院于2014年9月28日作出(2013)徐執異字第50號執行裁定書,依法裁定大榭公司的異議請求成立。

5、2014年10月8日,中行西關支行對(2013)徐執異字第50號執行裁定書不服,以大榭公司和蘇潤公司為被告提起執行異議之訴,2015年10月10日,徐州中院作出(2014)徐民初字第314號民事判決書,駁回中行西關支行的訴訟請求。

6、2014年10月10日,崔虹以蘇潤能源公司將該萬噸煤炭的加工費債權轉移給自己,起訴大榭公司,2015年3月27日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作出(2014)鼓商初字第0585號民事判決書,認為蘇潤能源公司在明知無法向大榭煤炭運銷有限交付煤炭的情況下,仍將大榭煤炭運銷有限拖欠其公司的煤炭加工費轉讓給原告,故大榭煤炭運銷有限雖然收到了債權轉讓通知,但大榭煤炭運銷有限對蘇潤能源公司的抗辯,可以向原告主張。綜上,雖然大榭煤炭運銷有限尚拖欠蘇潤能源公司加工費,但由于未至履行期限,故原告要求被告向其支付煤炭加工費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鼓樓區人民法院駁回了崔虹的訴訟請求。

7、2015年12月20日,大榭公司以中行西關支行申請財產保全錯誤,構成侵權為由,起訴至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本案尚在審理中。

綜上,大榭公司訴萬寨公司排除妨害、賠償損失糾紛一案,成為第8起涉及萬噸煤炭不得不訴的案件。


 [一審情況]

    被告答辯觀點如下:

1、大榭公司沒有證據證明系訴爭煤炭所有權人,訴爭煤炭權屬不清晰。

2、蘇潤公司曾經租賃萬寨公司的場地,對外開展經營活動,后因該公司拖欠萬寨公司的租賃費、電費等相關費用,萬寨公司與該公司解除了租賃合同,在租賃合同解除前,訴爭煤炭就一直存在萬寨公司的生產場地上,并且因為蘇潤公司與一些單位和個人存在訴訟案件,訴爭煤炭多次被徐州中院、鹽城中院等查封,萬寨公司認為在訴爭煤炭所有權得到確認前,大榭公司無權向萬寨公司主張權利,萬寨公司沒有事實侵權行為。

 3、訴爭煤炭長期占用萬寨公司的生產場地,導致萬寨公司長期無法開展正常的生產經營,訴爭煤炭的所有權人或者提貨人,應當向萬寨公司支付相應的堆存費及其他損失,根據徐州市萬寨港堆存費收取標準,堆存60天以內的,每天收0.1元/噸,堆存在60天一90天的,每天收取0.2元/噸,堆存90天以上的,每天收0.3元/噸。截止到2016年3月31日,萬寨公司初估算,已經產生的堆存費約為261萬元,尚未計算其他損失。

 爭議焦點:1、大榭公司是否為訴爭煤炭所有權人?2、萬寨公司是否實施侵權行為?3、萬寨公司是否享有留置權?大榭公司是否應當支付相應的堆存費及其他損失?

    原告舉證如下:

證據1、徐州中院(2014)徐民初字第314號民事判決書,第八頁第二行,證明大榭公司是本案訴爭煤炭的所有權人,該判決書生效后沒有任何法院查封,萬寨公司具備將煤炭返還給大榭公司的條件。

證據2、2015年12月29日,萬寨公司致大榭公司的往來函。證明萬寨公司明知煤炭是大榭公司的,不然不會給大榭公司發函,并且提出了一系列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的要求。

證據3、徐州質檢站檢驗報告八份,證明徐州中院曾經委托徐州質檢站對本案訴爭煤炭進行檢驗,總量約1萬噸。

被告質證如下:

對證據1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能證明大榭公司的證明目的,判決書上并未明確表述本案訴爭煤炭屬于大榭公司所有,無法證明大榭公司享有本案訴爭煤炭的所有權。

對證據2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能證明大榭公司的證明目的,大榭公司多次與萬寨公司聯系,要求將堆存在萬寨公司場地上的煤炭取走。那么,萬寨公司提出這批煤炭堆存在萬寨公司場地上長達兩年多,取走可以,應當支付相應的堆存費用和其他費用。在雙方多次協商未果的情形下,萬寨公司向大榭公司發函,主張大榭公司承擔堆存費理所應當。

對證據3的真實性無異議,但不能證明大榭公司證明目的,該報告所記載的煤炭數量為大約數,不是準確數字。其次,該檢驗報告系徐州市中級人法院審理其他案件中出具的,對本案不具有約束力。

由于訴爭煤炭已經堆存達30個月之久,且煤炭價格大幅下跌,故能否盡快將煤炭銷售處理,能否避免損失擴大是案件成敗非常關鍵的問題。作為原告代理律師,在起訴時,即向法院遞交了先予執行申請書,明確陳述了本案符合先予執行條件的事實、理由與法律依據,并且積極與承辦法官和被告進行溝通。尤其是在第一次開庭后,面對生效法律文書,被告已經認可了原告對煤炭的所有權。

在第一次庭審結束后,經過我們的努力,用了近1個月的時間,達成了銷售煤炭的協議,雙方約定:在協議簽訂后48小時內完成煤炭的取樣化驗工作,做好銷售的質量準備工作,經雙方共同監督稱量出售之后,將所得價款提存至法院賬戶。協議簽訂之后,雙方按照協議約定完成了煤炭銷售工作,并對出售價格和數額、質量進行了確認,為案件的順利解決打下了良好基礎!至此,堆積在萬寨公司長達30個月的1萬多噸煤炭在訴訟過程中先行出售完畢,避免了大榭公司產生進一步的損失,避免了1萬多噸煤炭,如果進入執行,所需要的評估、鑒定、拍賣等非常繁瑣、耗時的程序中。

    雙方共同銷售完煤炭之后,一審法院認定如下:1、關于差額煤炭的數量。原告訴請被告返還10747. 92噸煤炭,其中原被告雙方已經協議銷售的煤炭9271. 32噸,另外差額1476. 6噸煤炭。被告抗辯差額煤炭應為1209. 69噸,提供了過磅單、發票、銀行回執單等證據予以佐證,原告認為雖然三份證據與差額煤炭數量沒有關聯性,但1209. 69噸基本符合實際情況,予以認可。本院認為,原告主張返還煤炭10481. 01噸(已銷售煤炭9271. 32噸+差額煤炭1209. 69噸)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予以確認。

2、關于差額煤炭的價格問題。原告主張差額煤炭為精煤,應按照雙方2016年8月21曰、22曰協商銷售確定的精煤價格,即578元/噸計算。被告抗辯,萬寨公司所拉的煤應該是精煤和副產品均有,差額煤炭應按副產品銷售價格115元/噸計算,并提供了過磅單、發票、銀行回執單等證據予以佐證。萬寨公司陳述,只所以拉煤,是因為一方面協助法院執行,另一方面原告未付煤炭堆存費等其他相關費用,場地因涉案煤炭的堆存,閑置無法使用造成我方大量經濟損失,為了彌補經濟損失,萬寨公司才拉走煤炭予以銷售。經查,2016年2月6日,萬寨公司拉走原告堆放在被告處的煤炭1209. 69噸,按380元/噸價格進行銷售。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被告雖然主張差額煤炭應按照副產品銷售價格115元/噸計算,未提供足夠證據予以佐證,且被告未經原告同意將涉案煤炭予以處理的行為是導致該部分煤炭無法返還的直接原因,被告應承擔相應的舉證不能的責任。原告主張按照雙方2016年8月21日、22日協商銷售確定的精煤價格,即578元/噸計算,本院予以支持。

故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作出(2016)蘇0302民初613號民事判決書,依法判決:

一、被告江蘇萬寨洗煤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曰內返還原告淮北礦業集團大榭煤炭運銷有限公司煤炭價款3793990. 82元。

一審法院判決支持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二審情況]

一審判決后,萬寨公司提出上訴稱:大榭公司無事實與法律依據,從2013年12月份以來,將訴爭煤炭長期堆存在上訴人的生產場地上,長達2年6個月之久。在上訴人要求其支付相關堆存費用時,被上訴人無正當理由拒不支付。但在此期間,因訴爭煤長期占用生產場地,導致上訴人無法正常開展生產經營活動,且替被上訴人支付著相關場地租賃費、煤炭堆存費、看管人員工資等相關的費用,這給上訴人造成損失。在涉案期間,上訴人售賣部分煤炭,是為了沖抵上訴人實際支付的、由于訴爭煤炭產生的部分場地租賃費、煤炭堆存費、看管人員工資等部分費用,且上訴人實際支付的費用遠遠大于當時出售煤炭所獲得的價款。

上訴人為了支付場地租賃費、煤炭堆存費、看管人員工資、水電費等費用,于2016年2月6月售賣煤炭噸數1209.69噸,銷售單價380元/噸,總價459682. 2元,稅金66791.44元,運費12096.9元,總價去掉稅金和運費,上訴人實際到賬款項應為:380793.86元 2016年8月21日、8月22日,經一審法院調解,雙方同意先處置煤炭,被上訴入尋找煤炭買家后,處置了剩余的煤炭。處置煤炭時的價格遠高于當初上訴人售賣時的市場價格。2016年8月被上訴人處置煤炭時市場價格上漲,因煤炭市場價格在不同時間段價格是不同的,不能以半年后的價格來確定半年前的價格。因此,一審判決該部分煤炭應依據被上訴人所售煤炭時的價格,無事實和法律依據,而應以上訴人主張的款項380793.86元為準。

二審的爭議焦點為:萬寨公司應否承擔侵權賠償責任,如其承擔責任,損失數額如何確定。

二審法院認為,侵害他人財產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經法院生效判決認定,大榭公司對案涉煤炭享有合法權益,萬寨公司也認可大榭公司為煤炭所有權人,但萬寨公司未經大榭公司同意將部分煤炭(1209.69噸)出售,侵害了大榭公司的財產權益,萬寨公司應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承擔侵權賠償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九條規定,侵害他人財產的,財產損失按照損害發生時的市場價格或其他方式計算。萬寨公司主張按照其出賣所得款項作為損失數額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雙方二審時均認可萬寨公司出賣煤炭時精煤的市場價格為480元/噸,本院予以確認。據此計算,萬寨公司應賠償大榭公司財產損失580651.2元(1209.69噸*480元/噸)。另外,雙方當事人已就其余煤炭的處置問題達成一致意見,且相關款項( 3084790元)也已按照雙方約定匯入一審法院賬戶,該部分款項應屬大榭公司所有。因此,包括一審法院賬戶中的款項,萬寨公司共應賠償大榭公司3665441. 2元。

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如下:

一、撤銷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2016)蘇0302民初613號民事判決;

二、江蘇萬寨洗煤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賠償淮北礦業集團大榭煤炭運銷有限公司財產損失3665441. 2元;

二審法院調整了差額部分的賠償標準,以被告擅自銷售煤炭時的市場價格為基準進行確認,與一審判決相比,僅減少12.8萬元,在整體上支持了大榭公司的訴請。


   [總結與評析]

本案涉及煤炭從2013年10月31日被中國民生銀行徐州分行查封算起,到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2日將308萬元案款支付至大榭公司而最終結案,歷時近4年。而涉及該萬噸煤炭,大榭公司以中行西關支行申請財產保全錯誤,構成侵權為由,起訴至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尚在審理中。

本案留給我們以下思考:

1、合理運用訴訟策略的重要性

訴訟好比一場戰爭,在法庭上的雄辯如戰場上的正面對決,暢快淋漓;而法庭外的訴訟策略往往是案件成敗、訴訟目標能否實現的關鍵。

本案中,萬噸煤炭長期堆存在萬寨公司場地,能否盡快處置煤炭,決定了損失是否會持續擴大!這不僅不符合原被告的利益,也不符合社會公共利益,不能“物盡其用”。如果按照正常訴訟程序,等法院判決生效后,申請法院執行,如果被告不配合,可能還需要1-3年的時間才能處置煤炭。因此,我們反復給被告協商、溝通、做工作,我們提出協商原則:“擱置分歧、爭議,有分歧,有爭議部分由法院判決;能夠達成一致的,先達成協議,實現盡快處置煤炭”。通過反復溝通,被告接受了我們提出的原則,達成了共同銷售、所得價款保存至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的協議,為案件盡快解決,為原告盡快實現權利打下了基礎,真正解決了訴訟當事人的問題,切實做到了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相統一的要求。

2、不作為或亂作為,可能會使簡單問題復雜化

2013年12月3日,中行西關支行因與蘇潤公司、孫謙通、李靈鈺之間的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向徐州中院提出了財產保全申請,此時,中行西關支行申請財產保全,顯屬正當維護自己合法權益。

2013年12月9日,徐州中院向萬寨公司送達了協助執行通知書,查封范圍包含了大榭公司煤炭。大榭公司知悉情況后,立即向徐州中院提出執行異議,徐州中院于2014年9月28日出具了(2013)徐執異字第50號執行裁定書,依法裁定大榭公司的異議請求成立,中止對屬于大榭公司所有的在萬寨公司貨場的煤炭的查封。在此之前,已經有生效法律文書--(2013)徐執異字第0037號裁定書,確認大榭公司享有所有權。此時,中行西關支行堅持查封大榭公司煤炭,存在亂作為的嫌疑!

中行西關支行對(2013)徐執異字第50號執行裁定書不服,以大榭公司和蘇潤公司為被告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在證據已經確實、充分的情況下,已經有多份法律文書確認大榭公司享有所有權的情況下,中行西關支行執意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此時,顯屬亂決策、亂作為,使簡單問題復雜化,增加了解決問題的難度。表面上,是對銀行資產安全負責,實質是損害了徐州西關支行利益與聲譽,直接導致中行西關支行被以申請財產保全錯誤,構成侵權為由起訴至徐州市鼓樓區人民法院,面臨承擔賠償巨額損失責任的法律風險!這不僅不符合中行西關支行利益,而且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



上一條:【義行案列集錦】一次質證改變一個案件的方向
下一條:沒有啦!

蘇公網安備 32032202000153號

三国全面战争联机